• <tr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small id='g7A8n7O6'></small><button id='g7A8n7O6'></button><li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dt id='g7A8n7O6'></dt></noscript></li></tr><ol id='g7A8n7O6'><option id='g7A8n7O6'><table id='g7A8n7O6'><blockquote id='g7A8n7O6'><tbody id='g7A8n7O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7A8n7O6'></u><kbd id='g7A8n7O6'><kbd id='g7A8n7O6'></kbd></kbd>

    <code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code>

    <fieldset id='g7A8n7O6'></fieldset>
          <span id='g7A8n7O6'></span>

              <ins id='g7A8n7O6'></ins>
              <acronym id='g7A8n7O6'><em id='g7A8n7O6'></em><td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div></td></acronym><address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legend id='g7A8n7O6'></legend></big></address>

              <i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ins id='g7A8n7O6'></ins></div></i>
              <i id='g7A8n7O6'></i>
            1. <dl id='g7A8n7O6'></dl>
              1. <blockquote id='g7A8n7O6'><q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noscript><dt id='g7A8n7O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7A8n7O6'><i id='g7A8n7O6'></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音乐
                重庆公交坠江71天:司机上班前阅读安全提示并签字
                来源: 中国评论新闻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重庆万州公交坠江后的71天:伤痛、误解、“人肉”与反思

                万运集团新购置的22路公交车。该车装有安全门,已投入运营。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摄

                2018年10月28日,行驶在重庆万州长江二桥的一辆22路公交车突然越过道路中心实线,撞到对向一辆小轿车后,坠桥沉江。

                15人被夺去生命。

                事故发生当天,小轿车女驾驶员邝女士因被误认为逆行导致惨剧发生而受到网友攻击。真相大白后,网友向邝女士道歉。

                很快,持手机打砸公交驾驶员冉某的女乘客刘某平被“人肉”,其工作的窗帘店受到波及,被迫关门更名。

                坠江事故发生后,22路公交车的车厢内贴上了“干扰驾驶-涉嫌犯罪”的标语。

                据万州警方通报,刘某平和冉某的互殴行为与危害后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涉嫌犯罪。

                事发两个多月后,刘某平的母亲近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女儿有罪,但罪不至死。她希望公交公司能够公布女儿自上车起至公交坠江长达34分钟的完整监控视频,了解事情是怎么发展到那一步的。

                作为受害乘客家属,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一再表示要“勇敢面对”。过去几个月,他梦到过父亲好几次,其中一次是公交坠江后,父亲正在水里拼命往岸边游。

                现实中,周小波的父亲因为搭乘这辆22路公交车遇难。周小波希望,逝去的15个生命能引起公众对公共安全的足够重视。

                肇事女乘客前一晚喝酒未开车

                2018年12月28日下午,万州的气温只有4℃。

                老刘头戴针织帽、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旁的取暖器发着亮光。

                翻过年,老刘就将年满85岁。耳背的他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即使隔着防盗门,也能听到电视的声音。

                这是老刘二女儿买的房子,一百多个平方,三室两厅。站在阳台上能看得到长江。

                房间里只有老刘和78岁的妻子老范。原本,他们的小女儿刘某平也住在这里——两个月前的某天早晨,刘某平走出家门,搭了一辆公交车后,换乘冉某驾驶的22路公交车。

                老范告诉澎湃新闻,刘某平有一辆代步车,平时都是开车去江对岸的壹号家居馆上班。事发前一天(周六)晚上,刘某平跟朋友在外聚餐,由于喝了酒,她未开车回家。

                “如果她开车去(上班)……”话没说完,老范沉默了一阵。

                当天中午,公交车坠江的消息传到老两口耳中。因为女儿要经过长江二桥,两人拨打女儿电话以求心安,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随后,大儿子告诉他俩,出事的公交车是由南向北过长江二桥,妹妹应该不会在那辆车上。从线路上看,刘某平由北向南过长江二桥到单位更近一些。

                尽管大儿子说的有理,但社区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陆续登门询问情况,还是让老两口深感不安。那一晚,两个老人都没睡着。

                2018年10月31日深夜,坠江的公交车被打捞上岸,真相也很快浮出水面。

                据万州警方通报,2018年10月28日上午,换乘22路公交车后,刘某平发现自己坐过站,要求司机冉某停车,冉某并未停车。随后,双方争执逐步升级。当车行驶至长江二桥上时,刘某平持手机砸向冉某,冉某放开方向盘还击,刘某平再次用手机打冉某……当天10时8分51秒,冉某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最终导致公交车坠江。

                这起事故,导致包括刘某平、冉某和其他13名乘客在内的15人丧生。

                遇难者家属:梦见父亲往岸边游

                周小波的父亲周大观就在这辆公交车上。

                确定这一噩耗时,周小波已经在救援现场工作了三天。

                作为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是最早一批赶到现场的救援人员,也是最后一批撤离的救援人员。

                周小波近照。受访者供图

                周小波告诉澎湃新闻,父亲被葬在万州区武陵镇老家,与狗年正月去世的母亲“团聚”。

                葬礼那天,数百人前来送行,这让周小波心头一暖。

                处理完父亲的丧事,周小波归队。此后,他像往常一样上班、训练、参与救援。

                “梦到过他好几次。”周小波说,这几个月,他仍住在父亲的老房子里。有一次,他梦见公交坠江后,父亲正在水里拼命地往岸边游,醒来后才意识到,这不过是自己心中的“美好愿景”。

                经历过此事后,周小波更加直观地感受到救援工作的重要。一直以来,他都是尽最大努力执行每一次救援任务,但在公交坠江事件的救援中,自己既是救援者,又是遇难者家属。周小波切实体会到,这样的悲剧对家属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救上来一个人,就挽救了一个家庭,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呢?”周小波说。

                无论是乘客刘某平还是公交车司机冉某,周小波都未选择憎恨:“事情已经出了,怎么埋怨、怎么责怪都没有用,重要的是勇敢面对和反思,让生者警醒。错过一站就错过一生,这样的事不能再出了。”

                周小波希望,各方能吸取公交坠江的惨痛教训,“15条生命,代价太大了”。

                肇事者母亲称女儿“嘴上不饶人”

                官方公布事故原因和车辆内部监控视频后,乘客刘某平成了众矢之的。

                她的身份证号、家庭情况及详细住址、工作单位、儿子姓名、照片等真实资料全部被“人肉”。

                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刘某平的父母搬到朋友空闲的房子住了一个多月。朋友知道他俩的苦处,租金分文未收。

                刘某平的卧室

                刘某平的母亲老范说,自己有三个子女,大儿子56岁,住在万州,没有固定工作;二女儿条件稍好,在北京定居;小女儿刘某平的状况不好,前夫脾气暴,两人婚姻生活很不幸福,小雨(化名,刘某平独子)很小的时候两人就离婚了。

                2016年,刘某平的一套老房子终于卖了出去。她用卖房的钱付了首付,在万州按揭了一套房屋。

                老范说,出事后,银行打算把房子收回。后来具体怎么处理的,她和老伴都不清楚,“这些事情都交给小雨处理了,我们年纪大了,也说不上话。”

                老范还告诉澎湃新闻,小雨本来在重庆主城的一家公司上班,事发后,小雨辞职回到万州,打算过完春节再出去找工作。

                老范坦言,小女儿刘某平性子烈,属于嘴上不饶人的那种人。不过,老范一直希望公交公司能公布自女儿上车起至公交坠江的长达34分钟的完整监控视频。

                “我就想知道,她到底说了啥,驾驶员说了啥,事情是怎么(发展)到那一步的。” 老范说,她看了已公开的一小段视频,女儿是有打砸举动,但没有抢方向盘,车辆还是在驾驶员手上控制。

                在老范看来,女儿危害公共安全,坐牢是应该的,但罪不至死。冉某作为驾驶员,一车人性命都在他手上。即使乘客闹事,他可以把车停下来,还手也好、打110也好,难以理解他最后为何要急打方向盘。

                驾驶员同事:无法理解冉某急打方向盘

                冉某急打方向盘的动作,也让他的多名同事无法理解。一名公交驾驶员说:“为啥这么做,只有他(冉某)知道,别人谁会知道呢?”

                在万州22路公交多名驾驶员印象中,冉某脾气不算暴躁,但属于个性强的人。

                “他(冉某)来(22路队)有一年多了,没听说他跟哪个乘客吵过架。”一位驾驶员表示,冉某当过兵,跑过长途,后来才开的公交车,车技娴熟。

                贴在22路调度室的一张《22路车车辆顺序表》显示,冉某和曹先生搭班驾驶“渝F27085”公交车。事发后,曹先生被安排到同线路其他车辆,顶替离职的同事。

                22路公交车上的安全门。

                澎湃新闻了解到,出生于1976年的冉某初次领取机动车驾驶证是在1994年。也就是说,冉某18岁时就取得驾照,至事发时已有24年驾龄。

                此前有多家媒体公开报道,冉某曾于事发当日凌晨5时24分使用某K歌软件唱了一首《再回首》 。在冉某的同事看来,这个举动并无异常。

                一位驾驶员告诉澎湃新闻:“上早班的话,4点多就起了。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冉某的同事称,冉某并不经常跟大家一起聚,“他跟战友聚得多些。”许多同事也只知道冉某住在周家坝一带。

                《华西都市报》报道显示,十多年前,冉某一家就从农村搬到了城里,但一直没有买房,日子过得比较紧巴。由于和妻子的关系不好,最近几年,冉某都是一个人跟着父母一起生活。再加上冉某的哥哥以及冉某的侄子,一家五口挤在约80平方米的租住房。

                上述报道称,冉某无不良嗜好,不打牌,生活开支也很节约。每年夏天,他会网购鱼竿和饵料,抽闲暇时间去长江边钓鱼。钓得的鱼,都提回家给父母吃,舍不得卖。尽管收入不高,冉某每个月都要拿给父母1000元孝敬老人。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冉某的好友李清(化名)曾表示,冉涌活泼开朗,平时爱好健身、唱歌、钓鱼,也很爱结交朋友。即使是喝酒,也很有分寸。

                “平时他不喝酒,只在轮班休息时喝酒。”李清称,冉某身体健康,加上平时健身,没听说患过什么疾病。在平日聊天时,也能感觉到他很讨厌违章、变道、超速的行为。

                “被逆行”的女司机和“被围观”的店铺

                冉某急打方向盘后,22路公交车越过道路中心实线,撞到一辆由北向南正常行驶的雪铁龙牌红色小轿车。

                红色小轿车的驾驶员是邝女士。

                在后车行车记录仪画面未被公布前,邝女士一度被认为是“罪魁祸首”——网传邝女士逆行致使事故发生。

                邝女士的丈夫熊先生此前接受采访时称,妻子也是受害者。事故发生后,邝女士就被警方带走询问情况,“网上攻击她的人很多”。

                邝女士的大伯在三峡中心医院附近开了一家茶叶店。他告诉澎湃新闻,过去有时间的话,邝女士会到店里坐坐,公交坠江的事情发生后,她再没来过,“那辆车子被撞报废了”。

                邝女士的大伯还透露,邝女士的工作和生活已逐渐恢复平静。因为从事酒类销售行业,年底,正是她最忙的时候。

                面对澎湃新闻的采访,邝女士和丈夫选择沉默。唯有邝女士的微信个性签名似乎有所表达,上面写着“人生有得有失,心境且平且淡”。

                “躺枪”的除了邝女士外,还有重庆市焕豪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焕豪公司”)。

                网传刘某平开的窗帘门店,指的就是焕豪公司。焕豪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前,刘某平的确在该公司上班,但其不是老板,只是一名店员。

                刘某平被“人肉”后,焕豪公司关门歇业数日,后换了招牌重新营业。前述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现在运营一切正常,“网上说我们店被砸了,那也是假的”。

                确保“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执行到位

                22路调度室的《路队日志》。每名驾驶员上班前都要先阅读安全提示并签字。

                22路,是万州汽车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万运公司”)公交分公司运营的一条环线,线路开通至今已有6年,全线36个站点,运行一圈需60-90分钟不等。

                事发前,22路配有公交车20辆,驾驶员40名。“渝F27085”公交车报废、冉某死亡后,该线路两名驾驶员离职。

                在剩余的37名驾驶员中,只有1名女性;驾驶员年龄多集中在40岁以上,年龄最大的54岁,年龄最小的36岁。

                周尧从1991年就开始跑长途,上海、广州、温州是他常去的目的地。2014年,周尧转岗至公交分公司,在28路开了一个月的车后,转到22路工作至今。

                周尧介绍,该路队实行对班制,早上最早4点多就要起床,晚上最晚11点多才能到家。如赶上一早一晚上下班,都要打车。周尧大概估算,每个月打车上下班要花费100多元。而据22路多名驾驶员称,他们的月工资仅有3300多元。

                “事情出了之后,我们压力还是很大,毕竟发生在我们路队。”周尧说,尽管并不愿意总想起此事,但私下里同事间还是会谈论,也有亲戚朋友过问,每天开车也都要从出事的地方经过。

                澎湃新闻了解到,事发后不久,22路所有驾驶员被叫去“一对一”谈心,每月例行的安全教育也强化了对乘客抢夺方向盘等危害公共安全行为的处置培训。

                2018年11月13日至14日,公交分公司组织开展“公交驾驶员应急、突发事件处置及职业素质教育”专项集中培训。 微信公众号@百年万运 图

                万运公司公交分公司总经理助理牟晶介绍,2018年11月13日至14日,该公司组织开展“公交驾驶员应急、突发事件处置及职业素质教育”专项集中培训, 241名公交车驾驶员分两批全部参加到位。重庆三峡学院心理学讲师康严昱对应急、突发事件产生的原因、处置流程和措施、安防技能知识、职业心理疏导和职业素质教育等方面进行了细致讲解。

                另据万运公司微信公号“百年万运”刊文,2018年11月9日,万运公司召开2018年第四季度安全生产委员会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近期各级安全工作会议和领导指示精神,详细安排部署“10.28”公交车坠江后企业安全生产整改整顿工作。

                会上,万运公司党委书记陈云晓要求立即开展公交车驾驶员安全从业补课教育,确保“与乘客发生争执,必须立即停车,不商量”要求到位;“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执行到位。基层各单位要配套做好驾乘矛盾的处理化解和驾驶员的人性化管理工作。

                同线路司机:只要一方冷静,都不至于发生危险

                在周尧看来,公交坠江事故发生后,线路驾乘关系和谐了不少。

                “我亲身体会,这两个月坐我车的乘客非常规矩,也有礼貌多了。”周尧告诉澎湃新闻,以往人们乘车遇到不顺心,时常骂骂咧咧。现在情况好一些,至少坐过站不会再强行要求驾驶员停车了。

                与此同时,周尧也希望,无论驾驶员还是乘客,尽可能地换位思考。

                他举例说,在起点站,驾驶员会在发车前5分钟将车门和显示屏打开。但来一个乘客会问一句“师傅,是这辆车走不?”来一个乘客问“是这辆车走不?”

                “我们每天不知道要回答多少次,同样的问题问多了,你说你有意见不?有时我们没回,或者点个头乘客没看到,他就说你是哑巴。你气不气?”周尧有些无奈。

                他还举例称,22路早高峰的发车间隔为10-15分钟一班,如果前一班车人少、跑得快些,后一辆车人多、跑得慢些,某个站点的乘客就会等得更久些。乘客等久了可能就会对驾驶员发火。而驾驶员也感到很冤枉:发车时间间隔不是驾驶员制定的,他们只能按照规定执行。

                这段时间,周尧也在反思,尽量心平气和跟乘客解释。他认为,只要有一方冷静,都不至于发生危险。

                澎湃新闻了解到,最近两个月,万运公司除了加大对驾驶员的教育培训,还通过加装设备等方式最大限度保证乘客安全。

                万运公司设备技术处处长周义介绍,截至目前,万州已购置17辆装有安全门的公交车,具体为2路车8辆、3路车5辆、6路车3辆、22路车1辆。

                12月27日下午,澎湃新闻在万运公司见到了这辆装有安全门的22路公交车。

                2018年12月28日,公交坠江事故发生两个月后,一辆22路公交车行驶在万州长江二桥上。

                记者注意到,新车驾驶室左侧没有车门,驾驶员只能通过安全门进出驾驶室;安全门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半部分为有色合金横向栏杆,下半部分为透明钢化玻璃。驾驶员进入驾驶室后,会立即将安全门关闭并上锁。

                周义表示,安全门的设计是经过厂家反复论证过的,既能最大限度防止乘客对驾驶员的干扰、又不遮挡驾驶员视线;同时,乘客也能隔着栏杆观察到驾驶员有无异常。

                周义介绍,安全门统一由宇通集团生产,每扇门的采购价为3000元。公司在万州有331辆公交车,除了17辆是更换的新车外,剩余314辆车会在今年春运前全部加装安全门,仅加装安全门这一项,企业就要支出近百万元。

                除了安全门,万运公司还将在公交车上安装安全主动防御系统。

                配备该系统后,驾驶员在驾驶中分神(看手机、低头等)、打电话、抽烟、脱岗、超速、打哈欠、换人、左顾右盼等都会被预警提醒 ,并进行自动抓拍存档。

                上述防御系统还能够自动检测车辆行驶异常状态,如车道偏离、车道保持能力下降、前向碰、低速碰撞、车距检测与警告、急加速、急刹车、高速过弯、侧翻等都会及时预警,并通过高动态彩色相机进行高清录像。

                澎湃新闻注意到,包括22路在内的多条线路的公交车上,都在显著位置贴上了“干扰驾驶 涉嫌犯罪”的提示语。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也已装上隔离栏和高过人行道的水马隔离墩,防止车辆越线行驶或冲上人行道。

                多地发文保障公交司机安全驾驶

                万州公交坠江事故也在全国层面掀起对公交车行驶安全的重视。

                2018年12月13日,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召开道路交通安全专题视频会议,通报《国务院安委会关于加强公交车行驶安全和桥梁防护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有关情况。

                会议强调,要提高老旧桥梁和防护栏安全防护标准,编制升级改造技术方案和技术指南,综合考虑桥梁结构安全、运行状况、防撞标准、改造条件,科学合理制定防护设施设置方案。统一规范公交车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安装标准,推动现有公交车全部加装、限期整改,新出厂公交车按新标准安装。

                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深刻吸取重庆万州“10·28”公交车坠江事件教训,进一步加强公交车行驶安全和桥梁防护工作。

                《意见》要求,要进一步加强公交车安全运行保障,健全完善公交车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标准,组织对在用公交车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进行安装改造。在重点线路公交车上配备乘务管理人员(安全员),加强安全防范。对驾驶员开展心理和行为干预培训演练,提高驾驶员安全应对处置突发情况的技能素质。

                《意见》指出,要运用多种方式,加强对《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关于公共安全相关条款的宣传和警示告诫,曝光一批典型案件,引导社会公众自觉增强安全意识和规则意识。加大违法惩处力度,对以袭击殴打驾驶员等方式干扰安全驾驶的犯罪行为,明确适用刑法的具体规定,严格侦办查处。同时完善奖励机制,鼓励乘客劝导和举报干扰公交车正常行驶的违法行为,对见义勇为的先进个人要予以大力表彰褒奖和宣传报道。

                澎湃新闻检索发现,各地也相继出台政策,保证城市公交驾乘人员安全。

                2018年12月27日,湖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湖北省城市公交生命防护装置整治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要求2019年6月30日前,完成现有城市公交车辆(含租赁)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安装工作。

                据中新网2018年12月26日报道,福建省将进一步完善公交车安防措施,推进公交车乘务管理人员(安全员)配备,已配备的地方在2019年上半年优先将公交车乘务管理人员安排在途经人员密集区域的重点线路,未配备的地方争取2019年底前完成配备。

                据北京青年报2018年11月17日报道,北京公交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三年,北京所有公交将配置驾舱隔离门,保护司机安全。同时,公交集团正在运营车辆上推广“主动安全预警系统”,当司机有超速、违规并线等行为发生时,系统会进行提醒,从而降低车辆发生事故的几率。

                2018年11月13日,江苏省交通运输厅下发关于加强公交等客运车辆运行安全保障工作的通知,对省内城市公交、城乡客运、镇村公交、班线客运、旅游客运车辆系统提出安全保障要求。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中国评论新闻网"或电头为"中国评论新闻网"的稿件,均为中国评论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评论新闻网",并保留"中国评论新闻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评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