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small id='g7A8n7O6'></small><button id='g7A8n7O6'></button><li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dt id='g7A8n7O6'></dt></noscript></li></tr><ol id='g7A8n7O6'><option id='g7A8n7O6'><table id='g7A8n7O6'><blockquote id='g7A8n7O6'><tbody id='g7A8n7O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7A8n7O6'></u><kbd id='g7A8n7O6'><kbd id='g7A8n7O6'></kbd></kbd>

    <code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code>

    <fieldset id='g7A8n7O6'></fieldset>
          <span id='g7A8n7O6'></span>

              <ins id='g7A8n7O6'></ins>
              <acronym id='g7A8n7O6'><em id='g7A8n7O6'></em><td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div></td></acronym><address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legend id='g7A8n7O6'></legend></big></address>

              <i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ins id='g7A8n7O6'></ins></div></i>
              <i id='g7A8n7O6'></i>
            1. <dl id='g7A8n7O6'></dl>
              1. <blockquote id='g7A8n7O6'><q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noscript><dt id='g7A8n7O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7A8n7O6'><i id='g7A8n7O6'></i>

                京剧人追忆高玉倩:艺高德劭“李奶奶”

                中国评论新闻网

                2018-12-24 11:37:38

                艺高德劭“李奶奶”

                ——京剧人追忆高玉倩

                【追思】

                京剧表演艺术家、《红灯记》中李奶奶的扮演者高玉倩于12月23日凌晨2时47分在京逝世,享年92岁。高玉倩8岁学戏,后转入北平国立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为永字班学员。先后从师王瑶卿、于连泉、韩世昌、欧阳予倩、雪艳琴等,工青衣、花旦。1941年起搭班演戏,曾在周信芳、李少春等剧团任演员,赴京津沪演出。1947年在上海拜梅兰芳先生为师,同年加入焦菊隐先生主持的北平艺术馆,演出改良京剧《桃花扇》《新蝴蝶梦》等。1964年在《红灯记》中扮演李奶奶,1974在《平原作战》中扮演张大娘,参加了全国现代戏观摩会演,深得各界好评,后又参加《红》《平》两剧的戏曲艺术片拍摄。她的表演细腻入情,戏路宽广,博采众长,大胆创新。

                在广大戏迷心目中,高玉倩就是“李奶奶”。但她原来的行当并不是老旦,而是花旦和闺门旦。在《红灯记》中饰演李铁梅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回忆说,1964年中国京剧院排演现代京剧《红灯记》,导演阿甲点名让高玉倩演李奶奶。“由花旦改老旦,从小嗓到大嗓,当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挑战太大了,可是她完成得极好,很多地方甚至真正的老旦演员都未必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刘长瑜说,“我进《红灯记》剧组比他们晚,他们从1963年下半年就开始排了,而我是1964年3月才进的组。整个排练演出期间,高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引领着我进入角色,演好角色。”

                曾与高玉倩合作过的京剧表演、导演艺术家高牧坤也称赞高玉倩的表演特别有激情。“我们一起演出《猎虎记》,她演顾大嫂,我演解珍,当时有一场戏我说‘参见嫂嫂’,她应该接着说‘哎哟兄弟,你可想死嫂嫂了’。我说完这句话,但却没听到她的回答,我还以为她忘词了,抬眼一看,只见她眼里含泪,手在颤抖,饱含深情地说出了这句话,当时我泪就下来了。这是我演历史剧从未有过的,为我以后导、演现代戏有很大的启发。”他还透露,后来《红灯记》拍成电影还是要请她出山,因为无人可替代。“最后一次与她合作是2001年在现代戏演唱会,《痛说革命家史》一折由她和刘长瑜念白,袁慧琴和耿巧云演唱。她的那段大罢工的念白引起了全场最为热烈的掌声,让晚会达到了高潮,我至今难忘。”

                国家京剧院知名花旦、梅花奖得主耿巧云是刘长瑜的徒弟,对她来说,高玉倩就是名副其实的奶奶。“1990年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演出《红灯记》时,我作为刘老师的替补参演,当时老师在排另一出戏。我只响排过一次,演出当天,我扮好了在后台候着,后来告诉我说是演《痛说革命家史》那一场,我太紧张了,高老师跟我说‘孩子,别怕,到了台上,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就是这个人物了’。果然,演出时我看着她,随着她的情绪就进入了人物,完成得特别好,观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认识我的。高老师对我的提携,我永世难忘。”

                国家京剧院副院长、老旦表演艺术家袁慧琴是第二代的“李奶奶”,她说这个角色,是高玉倩手把手教她的。“当年我的师傅李金泉老师带我去跟她学戏,她看了我说,我喜欢这孩子,她的眼睛会说话。她教我演李奶奶,把创作中的细节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并鼓励我要善于把握人物的情绪。”让袁慧琴难忘的还有她的博学和全才,她能把其他行当对角色的理解都讲出来,还常常对一些晚会提出自己的看法。

                行事低调,为人谦和,是京剧人对高玉倩的一致评价。曾与高玉倩一起演过现代京剧《平原作战》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维康说,高老师没有任何架子,也没有名人的派头。“当年我也演过《红灯记》,那时我家里困难,父母都下放了,我不好意思与领导说,高老师就主动找领导说。她是有恩于我的,她善良、平和,从不对人发脾气。这么好的人走了,我很难过,愿她一路走好。”

                刘长瑜也对没有送高玉倩最后一程感到遗憾。“高老师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她太低调了,她心脏不好,平时都是儿子在照顾,说不惊动和麻烦大家了,丧事也是一切从简。”

                “李奶奶”高玉倩走了,但《红灯记》还在演,那盏红灯还会在舞台上闪闪发亮。

                (本报北京12月23日电 本报记者 苏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