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small id='g7A8n7O6'></small><button id='g7A8n7O6'></button><li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dt id='g7A8n7O6'></dt></noscript></li></tr><ol id='g7A8n7O6'><option id='g7A8n7O6'><table id='g7A8n7O6'><blockquote id='g7A8n7O6'><tbody id='g7A8n7O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7A8n7O6'></u><kbd id='g7A8n7O6'><kbd id='g7A8n7O6'></kbd></kbd>

    <code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code>

    <fieldset id='g7A8n7O6'></fieldset>
          <span id='g7A8n7O6'></span>

              <ins id='g7A8n7O6'></ins>
              <acronym id='g7A8n7O6'><em id='g7A8n7O6'></em><td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div></td></acronym><address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legend id='g7A8n7O6'></legend></big></address>

              <i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ins id='g7A8n7O6'></ins></div></i>
              <i id='g7A8n7O6'></i>
            1. <dl id='g7A8n7O6'></dl>
              1. <blockquote id='g7A8n7O6'><q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noscript><dt id='g7A8n7O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7A8n7O6'><i id='g7A8n7O6'></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综合直播 > 正文

                大漠深处奏响绿色协奏曲 为世界治沙奉献“中国良方”

                      作者:赵一凡

                大漠深处奏响绿色协奏曲 为世界治沙奉献“中国良方”

                央视网消息(记者 王小英)库布其沙漠,位于鄂尔多斯市北部边缘、黄河南岸,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第七大沙漠,曾被称为“生命禁区”。

                经过几十年不懈努力,库布其沙漠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被巴黎气候大会标举为“中国样本”。

                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库布其人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大漠深处奏响了绿色发展协奏曲,为筑牢我国北疆生态安全屏障作出了巨大贡献。

                “沙进人退”下必须果断抉择

                “试想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温度可升至50摄氏度,并且烈日炙烤、狂风肆虐,扬尘漫天;试想这样一个地方,那里几乎没有食物和水源”,纪录片《地球脉动2》中如此形容沙漠,而要在沙漠中生存,需要拥有超乎寻常的生存策略。

                库布其沙漠就曾面临这样的拷问。

                库布其治沙军人物——亿利集团董事长王文彪回忆,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饥饿和沙尘暴,最大的理想就是吃上白面馒头。

                1988年,放弃铁饭碗到杭锦旗盐场(亿利集团前身)上任的王文彪,在前往盐场的路上沙漠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汽车撞上沙堆抛锚了。盐场的情况也不乐观:沙漠对盐场不断吞噬,导致盐场每年亏损500万元,为了生计,王文彪决定种树治沙,挡住沙漠的“侵略”。

                如今回想治沙路,王文彪说,“治沙的初衷就是为了生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后来,越来越多的沙区百姓为了生计,也开始种树治沙。

                1992年,由于交通不便,经济发展严重落后,运输公司的货车、客车经常遭遇洪水,损失严重。时任杭锦旗交通局副局长的白富华想到了修一条穿沙公路。

                勘查设计、立项……1997年6月16日,在杭锦旗政府以及亿利集团等多方筹措下,库布其穿沙公路的修建在敲锣打鼓中启动了,1000多人组成的筑路大军,分三路开进沙漠。

                从1997年10月开始,杭锦旗在三年内举行了五次治沙大会战,每次近万人。参加大会战的有领导干部、农牧民群众、机关企事业职工、在校师生,年龄最小的七八岁,最大的七十多岁。

                这条穿沙公路如同一把利剑,插入沙漠腹地,这条穿沙公路的修建,也结束了当地“沙进人退”的被动局面。

                沙漠开始有了回报

                种树、护林,为了沙漠中那抹绿色,人们起早贪黑。

                但在沙漠中种树,成本很高,仅凭一腔热血难以坚持,像修建穿沙公路一样全民总动员也不现实。

                为了吸引和鼓励更多人参与到种树治沙中,亿利集团推出了“承包制”:由亿利提供技术支持,以2000元一亩的价格集中连片将沙地承包给种植者,设定85%存活率的考核目标,分三期3年付款与考核,存活率不达标者将扣除相应的款项。

                这一举措引导农牧民加强种植学习和创新,提高了种植的存活率,也让种植成为农牧民的专业和职业。仅此一项,便让几千个家庭有了稳定的收入,也拥有了一支超过5000人的专业种植治沙队伍。

                在不断尝试中,亿利集团发现甘草的存活率很高。作为一种中草药,甘草既可以治沙,还能改良土地,更重要的是能产生经济效益。

                亿利集团快速推广甘草种植,并研发出甘草平移法,将甘草“横”着种,治沙面积扩大了10倍。

                随后,与沙漠抗争过程中,亿利集团意识到,沙漠光热资源也是一种财富,开始发展生态光伏产业。

                鄂尔多斯市委书记牛俊雁说,立足于解决生态治理的可持续性问题,鄂尔多斯市坚持用产业化的思路指导生态建设,把防沙治沙与产业发展有机结合起来。通过亿利、伊泰、东达等龙头企业带动,形成了生态修复、生态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位一体”和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生态产业综合体系,带动农牧民脱贫超过10万人,沙区农牧民人均收入由不足400元增长到1.5万多元,实现了生态效益、社会效益、民生效益、经济效益的有机统一。

                库布其开出治沙”中国良方”

                目前,全球沙漠面积占土地面积的五分之一左右,是威胁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头号杀手”。中国是世界上荒漠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土地荒漠化与贫困相伴相生,互为因果。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