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small id='g7A8n7O6'></small><button id='g7A8n7O6'></button><li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dt id='g7A8n7O6'></dt></noscript></li></tr><ol id='g7A8n7O6'><option id='g7A8n7O6'><table id='g7A8n7O6'><blockquote id='g7A8n7O6'><tbody id='g7A8n7O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7A8n7O6'></u><kbd id='g7A8n7O6'><kbd id='g7A8n7O6'></kbd></kbd>

    <code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code>

    <fieldset id='g7A8n7O6'></fieldset>
          <span id='g7A8n7O6'></span>

              <ins id='g7A8n7O6'></ins>
              <acronym id='g7A8n7O6'><em id='g7A8n7O6'></em><td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div></td></acronym><address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legend id='g7A8n7O6'></legend></big></address>

              <i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ins id='g7A8n7O6'></ins></div></i>
              <i id='g7A8n7O6'></i>
            1. <dl id='g7A8n7O6'></dl>
              1. <blockquote id='g7A8n7O6'><q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noscript><dt id='g7A8n7O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7A8n7O6'><i id='g7A8n7O6'></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专访频道 > 正文

                在哪团圆都是年 反向春运成时尚

                      作者:邢天然

                新华社北京2月1日电 题:在哪团圆都是年 反向春运成时尚

                新华社记者张超、吴涛、魏圣曜

                春节临近,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夜晚灯火通明。28岁的刘洁和丈夫正期盼着父母平安抵达,今年他们把父母从贵州遵义老家接到北京过年。

                “过年是团聚的日子,父母过来看看孙子、逛逛庙会,不为买票发愁还经济实惠。”刘洁说,从遵义到北京的机票打折后才600元左右。1月31日3点,父母平安抵达。这是他们第二次到北京过年。“今年到北京过春节的乘客可比去年多多了。”刘爸爸说。

                从山东泰安到济南机场,开车1个多小时;从济南机场到广东揭阳潮汕机场,飞两个多小时;再从潮汕机场到儿子家中,再开约1个小时车……这是68岁的肖琴和丈夫最近几年的春运路线。“最近3年来,几乎每到农历腊八前后,就开始预订春节出行的机票,准备到南方和儿子过春节。”肖琴说。

                林忠站在高铁到达大厅的出闸口,正等着父母和孩子从老家重庆到来。已在广州市番禺区工作了10多年的林忠夫妇平时回家不多,甚至有几年因为车票紧张没买到回家的票,春节没回家过。

                “我们长期在外面工作,难得回家一趟,虽然有时候也很想回去看看父母,但最终还是回去得少,心里总觉得很愧疚。”林忠说。

                作为重要的务工人员输出地,重庆每年有过百万人外出务工。据广铁集团介绍,每年春运,春节前从广东前往成渝方向的车票都是最紧张的路线之一。

                随着高铁发展,广州和重庆之间有了直达高铁。林忠说,以前不太敢让父母来广州过春节,车上几十个小时的辛苦,担心父母身体吃不消。现在从重庆到广州,7个多小时就能到了,方便了很多。“而且能让父母来广州和周边地区看看,也挺好。春节不一定要回老家嘛,一家人团圆,在哪里都是过年。”

                近两年,一些老年人开始选择“北上”或“南下”,去与儿女们团圆。

                2月1日,广州南站日均发送客流近50万人次,有人潮从广东的四面八方涌入车站,也有人潮从全国涌来,再从车站流向四面八方。

                广州和深圳是春运“潮汐”最明显的地方,过去一般是“超员北上,空车南回”。但是近几年,情况已有明显改变。广州南站新闻发言人刘慧说,春运以来,广州南站日均发送旅客30.8万人次,同比增幅25%;日均到达旅客18.8万次,同比增幅30%。

                广铁客运部有关负责人说,经过30多年的发展,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春运的内涵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为保障反向春运安全顺畅,社会各界都予以关注并提供各种支持。

                2019年春节,北京为了更好服务市民以及反向春运的父母、孩子,采用政府购买文化服务和“互联网+文化”的方式,发放30万张春节庙会和文化活动门票。今年春节庙会门票发放活动由去年的10个庙会和文化活动增加到12个,包括地坛庙会、龙潭庙会、冰雪文化节、中华世纪坛传统文化季等。

                肖琴的儿子在汕头一家电厂工作10多年了,最初几年是孩子回山东过年,自从2010年孙子出生后,老两口便开始南下过年。“每到过年,我们都渴望团圆,不论在哪里,团圆的地方就是家。”肖琴说。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