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small id='g7A8n7O6'></small><button id='g7A8n7O6'></button><li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dt id='g7A8n7O6'></dt></noscript></li></tr><ol id='g7A8n7O6'><option id='g7A8n7O6'><table id='g7A8n7O6'><blockquote id='g7A8n7O6'><tbody id='g7A8n7O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7A8n7O6'></u><kbd id='g7A8n7O6'><kbd id='g7A8n7O6'></kbd></kbd>

    <code id='g7A8n7O6'><strong id='g7A8n7O6'></strong></code>

    <fieldset id='g7A8n7O6'></fieldset>
          <span id='g7A8n7O6'></span>

              <ins id='g7A8n7O6'></ins>
              <acronym id='g7A8n7O6'><em id='g7A8n7O6'></em><td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div></td></acronym><address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 id='g7A8n7O6'></big><legend id='g7A8n7O6'></legend></big></address>

              <i id='g7A8n7O6'><div id='g7A8n7O6'><ins id='g7A8n7O6'></ins></div></i>
              <i id='g7A8n7O6'></i>
            1. <dl id='g7A8n7O6'></dl>
              1. <blockquote id='g7A8n7O6'><q id='g7A8n7O6'><noscript id='g7A8n7O6'></noscript><dt id='g7A8n7O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7A8n7O6'><i id='g7A8n7O6'></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专访频道 > 正文

                1人可身兼5家上市公司独董,独董是人还是神?

                      作者:房家梁

                1人可身兼5家上市公司独董,独董是人还是神?

                金融观察

                如果独董制度从一开始就将独董设计成了“花瓶”,独董就容易流于形式,只需要挂个虚名,就可以只拿钱而不干活。

                1月16日,刘姝威当选格力电器独立董事一事备受关注。因为这是刘姝威继去年当选万科独立董事之后,当选的第二家品牌企业的独立董事。刘姝威也再一次让市场的目光聚焦到A股市场的独董制度中来。

                而据1月28日《新京报》报道,截至2019年1月,3578家A股上市公司共提供11305个独立董事职位,平均每家上市公司可提供3.16个独董职位。其中,有88人身兼5家上市公司独董。在这88名独董中,有两位已迈入古稀之年的“五满贯”独董相当引人注目。一位是75岁的樊行健,分别担任金杯电工、银信科技、九典制药、株冶集团、郴电国际等5家上市公司的独董,身份是中国注册会计师,曾任西南财经大学副校长、湖南财经学院副院长。另一位是74岁的付于武,分别为长春一东、科力远、小康股份、广汽集团、圣龙股份等5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曾是哈尔滨汽车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现任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

                这些独董对独董工作的“热爱”令人敬佩,这种“热爱”可以说到了“迷恋”的地步,甚至大有鞠躬尽瘁的意味。但这显然不是独董制度之幸事,而是独董制度之悲哀。

                何出此言?因为独董是人不是神。而既然是人,那么人的精力总是有限度的。一个人,干着5家上市公司的独董,而且这个人还有着自己正式的工作,甚至还在社会上有着各种社会职务。这样一个人,就算每天24小时不睡觉,恐怕在时间上也安排不过来。这样一个人,能干好5家公司的独董工作吗?

                难道说这些人的精力并没有放在独董的工作上,或者说出任独董,本来就不需要做什么事情,而只需要挂一个职,然后领一份收入就可以了?不然,若要认真履行独董的职责,认真当好中小投资者的代言人,一个人身兼5家公司独董,并且还有自己的正式工作,或社会上的兼职,岂不把自己累死?尤其是两位古稀老人,每个月就是到5家上市公司去走一趟,只怕都会体力难支吧?如此一来,这88位独董如何能成为称职的独董?

                这88位独董如此“迷恋”独董工作,这其中当然有他们个人的原因,比如,很能干,或者说很能适应独董的角色。但这显然不能怪罪于他们个人。究其原因,还是制度本身出了问题。因为制度本身允许一个人可以身兼5家公司独董之职,所以,这88位独董本身并不违规。

                如果独董制度从一开始就将独董设计成了“花瓶”,只需要挂个虚名,就可以只拿钱而不干活,如此一来,独董难尽职就不只是独董的过错,而更是制度的原因了。

                独董制度也因此沦为某些人的福利制度。这样的制度对于股市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因此,这样的制度大可以废除,或推倒重来,别让这样的“福利制度”毁了“刘姝威们”正常的专业研究。

                □皮海洲(财经评论人)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